郁達夫孫子曾托人向陳忠實求字 陳忠實拒收“潤筆”

2020-01-06 09:01:09  來源:各界新聞網-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臨散場,我將一個信封從餐桌下面遞給煒評,讓他轉交老陳。這舉動被老陳發現了,他站起來說:“你們這是干啥呀?不要來這一套了?!苯又謱τ粽嬲f:“你爺是我從小就敬重的文學前輩,我也是讀著人家的作品成長的,如今給你寫兩幅字還要收錢,這成了什么樣子?堅決不能?!?..

  陳忠實

  □何丹萌

  臨散場,我將一個信封從餐桌下面遞給煒評,讓他轉交老陳。這舉動被老陳發現了,他站起來說:“你們這是干啥呀?不要來這一套了。”接著又對郁真說:“你爺是我從小就敬重的文學前輩,我也是讀著人家的作品成長的,如今給你寫兩幅字還要收錢,這成了什么樣子?堅決不能。”

  與陳忠實先生遺體告別的那天,我只身驅車趕往鳴犢,擠進悼念人群,面對先生遺體深深三鞠躬?;貋砭米鵁o語,連抽數支煙后,飽蘸濃墨,給自己在墻上寫下四個大字:謙卑,敬畏。老陳那張布滿皺褶的臉,時不時就映現在眼前。

  一

  就說老陳這個人吧,他和我的交往并不算多,可就是通過幾件小事,讓我將他的形象,在心靈深處永遠地收藏了。

  約是上世紀某年的早春時節,湖南來了一男一女兩位青年作家,渴望拜見陳忠實先生,相約在建國路省作協對面的一家餐館會晤。在座的有我和金錚,還有京夫先生。京夫推說沒人管孫子,我說你就將孫子帶來吧,自己人,沒關系的。他來了也是少言寡語,只是微笑。飯吃到一半,就嫌有孫子在場會有礙大家興致,早早撤退了。金錚先生本乃性情中人,才情橫溢,又秉持了猶太人血統中的睿智與率真,一面言語滔滔,一面把酒滔滔。加之有我當時的海量相陪,老陳那會也有三四兩西鳳酒的雅興,湖南客人也不甘示弱,總之,那場酒喝得很是酣暢。前不久翻閱影集,發現有七八張照片,還依稀記錄著當時的場景。酒畢,金錚自然是喝高了。從二樓下來,他已蹣跚趔趄,至一樓大廳門口,他腳下突然一絆,身體猛然重重前傾,只聽哐地一聲,一扇巨大的玻璃門,就粉碎在了街面上。出現了意想不到的難堪尷尬,我一時不知所措。這時,老陳將我叫到一邊,用他那低沉而蒼厚的嗓音,滿包滿攬地對我說:“丹萌呀,你現在打個的,只負責把金錚安全送回家,別的事不用操心。至于這兒的賠情呀、道歉呀,甚至是賠款呀,都交給我,由我來給咱善后。”聽了老陳的話,我將金錚送回到北關龍首村。任務是完成了,可心中卻久久難以平復。我想,陳忠實是那么大的作家,有那么重的身份,怎能讓他去給酒店老板賠情、道歉,甚至拿錢賠款呢?這不是給陳老師制造難堪嘛!

  事過不久,我專門問過那事的結局。老陳說:“我專門從家里拿了錢去給人家賠玻璃門,人家死活不要。最后竟然說,不怪咱的人,只怪他們的門本身就有問題,是早就該換了。說到這兒,我還能說啥,只是給人家連連道歉,也就過去了。”自從此事過后,我在心里就與陳忠實先生更近了一層。事中見人品。無論事大事小,他那種敢于擔當、敢于替朋友“擦屁股”的精神,每每想來,便為之感動。

  二

  那幾年,常有機會與老陳在酒桌相遇。我喜歡坐在老漢身邊,當他掏出兩盒巴山雪茄時,我也就很氣強地從中抽出一支,給自己點上,陪著他抽。在一次閑聊中,不知怎么就說到了陜西文壇的“三駕馬車”,說到了這三個人的排名順序。老陳吸一口雪茄,然后慢悠悠地說:“這事情是這樣的。在我的《白鹿原》沒出來之前,若遇什么活動或出席什么會議,報紙上的報道:要么是路遙、賈平凹、陳忠實出席了什么什么,要么就是賈平凹、路遙、陳忠實怎么怎么。反正那時候,不管人家兩個誰先誰后,我總是排在第三。在《白鹿原》出來之后,有時就經常將我的名字排到前邊去了。”過了一會,他又解釋說:“在人家將我排在老三位置的時候,我心服口服,心安理得。在人家將我排到第一位的時候,我反倒心中不安了,常有惶恐之感了。”聽罷此言,我悶出了兩點感悟。其一,作家是靠作品說話的,有了硬扎的作品,才能奠定這個作家的地位。第二,老陳在名譽面前是坦然面對的。當人家將他排在前邊之時,他不僅有謙遜之心,有謙卑之感,還會暗暗顧及著另兩位文友——路遙和賈平凹的感受。由此看到的,是老陳那顆和善之心。

  到了老陳70歲之后,路遙早已離開我們遠去了。我曾對老陳說:“陳老師,你也好,平凹也罷,我如今從你們身上發現了一種共同的氣息。”他問我,什么氣息?我回答:“慈祥氣。”他哈哈一笑,然后對身邊的我和方英文、孫見喜、劉煒評等人說:“你們記住,以后誰若讓你們代邀我出席什么活動,那些與文化、文學無關的,比如什么開業呀,剪彩呀之類的商業活動,你們早早就替我阻擋了,免得讓我作難。咱只是個作家,不是什么都懂。再說了,咱不能為老不尊啊!”

  三

  在我的樓下,住著郁達夫的一個孫子,名叫郁真。一天,他拿著煙酒上樓來,說是有朋友托他,指明要我幫他向賈平凹求購墨寶。我就想了想說:“平凹的字你是買不起的。這樣吧,你若覺得能行,我打電話讓老陳給你寫兩幅,咋樣?”郁真當時就跑下樓去打電話,征詢當事人可不可以。不一會就上來,說人家同意了。但我那會手頭并無老陳電話,便告訴了劉煒評,讓他替我與老陳聯系。很快,字就寫好了。我勸郁真安排一頓便宴,席間交接墨寶,順便向老陳致謝。到了酒桌,經我一介紹,忠實先生激動起來,他驚疑地詢問郁真,你奶是孫荃還是王映霞?你們又是怎么來到陜西的?席間談話融洽,感嘆不絕。劉煒評竟然舉杯背誦起了郁達夫的詩:“不是樽前愛惜身,佯狂難免假成真。曾因酒醉鞭名馬,生怕情多累美人……”到了末句,在座者幾乎是在集體朗誦:“悲歌痛哭終何補,義士紛紛說帝秦。”臨散場,我將一個信封從餐桌下面遞給煒評,讓他轉交老陳。這舉動被老陳發現了,他站起來說:“你們這是干啥呀?不要來這一套了。”接著又對郁真說:“你爺是我從小就敬重的文學前輩,我也是讀著人家的作品成長的,如今給你寫兩幅字還要收錢,這成了什么樣子?這像什么話嗎?堅決不能。”煒評將我拉到一邊悄聲說:“老漢硬是不收,這咋辦?”我說那不行,說好的事,得按規矩來。最后商量,將錢塞在司機小楊的座位旁,待老陳到家后再與轉交。誰知,我回家不久,煒評電話就打來了:“師傅啊,事情不好了,老漢燥了,發脾氣了。罵咱哩,說咱把他不當人,罵咱是掂不開輕重的糊涂蛋。說他要專門將那個信封子送回來。”我說:“那就聽從老漢的意愿吧。”不幾天,那個信封退給了劉煒評,再轉給我,我又退回給了郁真。

  陳忠實去世不久,有一天在樓下碰見郁真,我說,老陳已經不在了。郁真深深地感嘆:陳忠實人真好啊!

  四

  我還干過一件事。一位好友開了家文化藝術品拍賣公司,要我幫其策劃。我就出了個點子,欲將《廢都》和《白鹿原》的手稿拿來進行拍賣。朋友大加贊許,并很快物色了幾家參與競拍的買主。要我分別與賈平凹和陳忠實盡快取得聯系。平凹的工作已做到了七成,那天拿了合同去準備簽約,誰知他家里坐了不少人,其中有位聽說要搞《廢都》手稿拍賣,一下子越俎代庖,說我們利欲熏心,竟然將那么重要的珍藏拿去拍賣,其他人也跟著附和,都說堅決不能賣。一看去的不是時候,我們暫時退了出來。當我將這事告訴陳忠實時,老陳一臉的嚴肅。我大談了一番舉行手稿拍賣的諸多文化意義,還說這是很好的收藏與保存方式。他聽罷很鄭重地說:“這事,你容我好好想一想,最好是開個家庭會議,聽聽家人的意見。過幾天我一定給你答復。”幾天以后,老陳的電話果然打來了。他說:“丹萌,我們開了個家庭會,娃們家和你老嫂子的意見是,咱現在不缺錢,日子能過去。再說,我一輩子就留下那一部完整的手稿,往后,年齡大了,也不可能再寫出那樣大部頭的作品了。所以決定,還是不賣為好,給娃們留著,也是個作念想。”聽罷,我連忙說:“謝謝陳老師這么認真,我尊重你們全家的意見。打攪了,打攪了。”

  手稿拍賣的事擱置了,我心里并不覺得沮喪。像《白鹿原》那樣的作品,中國文學史會收藏的,一代又一代的廣大讀者,心目中是會永遠收藏的。

編輯: 意楊

相關熱詞: 陳忠實 老陳 求字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陜ICP備13008241號-1
抢红包官网 辽宁极速快三 上海11选5专家预测推荐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 甘肃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福彩3d2019年走势图带连线 皇冠球探即时比分 26选5开奖查询 北京pk赛车连赢技巧 推倒胡麻将规则 福彩东方6十1生肖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10分 海南4+1计划 现金手机捕鱼游戏大厅 喜迎棋牌官网 3d开奖结果带连线 北京11选5开奖查